栗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栗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将招工进行到底

发布时间:2020-12-25 19:18:52 阅读: 来源:栗子厂家

中国服装网 马灵灵 报道 春节刚过,各地的服装企业便掀起了新一轮的招工热潮,只是这回企业劲头十足,务工者却表示兴趣缺缺。包括北京、杭州等地在内的各大服装企业聚集城市纷纷出现招工难症状,“3000元招不到车工”、“4000元招不到裁工“现象屡屡发生。招聘单位和应聘者之间的磨合度再次降到零界点,“招工难”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流行性重感冒,迅速感染了全国各地。在服装企业们纷纷执着而无奈地喊出“将招工进行到底”的时候,到底是什么隐因让企业务工面临如此尴尬的局面?

全国三大地区:用工难,难用工

病症频发地一:杭州

症状详情:招聘会成用人单位“抢人”大赛

在开年的浙江服装企业专场招聘会上,来自浙江的100余家服装企业汇聚杭城,展开一场“抢人”大赛。作为“女装之都”的杭州,不仅技术工人缺乏,而且管理、研发、销售等各岗位都缺人,尤其缺少高素质的设计和管理人才。

为了吸引高级人才,一些企业在招聘摊位海报上“明码标价”,如童装设计总监岗位的年薪最高达可30万,而计划经理岗位的年薪最高可达50万。企业敢于向求职者亮出薪酬,一方面说明业内人士对服装行业充满自信,另一方面也说明服装企业确实求人心切。

杭城形成这样的局面原因并不单一。首先现在市场里八成以上的求职者是男性,是女性求职者的四倍。而目前杭州服装行业业需要大量的女性,因此企业要在市场招到较多数量并符合要求的女性有点难。

其实到人力资源市场看一看,你会发现,其实大多数的用人单位对于求职者的文化程度要求和技术等级要求并不高。87.68%只要求求职者小学以上文化程度即可,而很多技术工种只要有上岗证即可,并不要求技术等级。可是要求不高的企业为什么还是难招人呢?

市场负责人表示,一些中小企业走的是产业低端路线,原先低成本、低价格优势正在随着劳动资源成本压力增大而变为劣势。从市场求职者年龄构成看,八成以上求职者年龄在25~44岁之间,实际调查显示这些年龄较轻的求职者,由于文化程度和综合素质等要优秀一些,对收入、社会保障等要求高一些,来劳动力市场不肯轻易“下单”。

病症频发地二:株洲

症状详情:招聘单位雨中晒摊,应聘者寥寥无几

春节刚过,株洲合泰地区的服装加工厂就开始忙招人了,近几日虽然下着毛毛细雨,但在川流不息的合泰路边上,招工的广告却多如牛毛,招聘的老板比应聘的人员还多。眼看开工在即,有的老板5天了还没有招到一个工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纷纷感叹今年比去年招工更难。

“我想招20名车工,从正月初八开始,我就站在这里招聘,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招到一个合适的工人”,一位欧姓老板抱怨道。他在合泰地区有一个服装生产厂,去年不少工人都走了,今年他打算扩大生产规模,可是却迟迟招不到工人,“车工是计件付工资的,每月工资超过2500元,但是工作强度比较大,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不愿意干,愿意干的60后、70后很多又没有技术,工厂马上就要开工了,如果招不满人就要缩减规模。”

欧老板的抱怨道出了很多株洲服饰行业目前普遍存在的现象。业内人士表示,形成这种症状的原因是目前株洲的服装加工行业还处于较低端的水平,有很多家庭作坊式企业,工作环境参差不齐,这直接影响企业招工。其次,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服装企业的劳动强度较大,工作单调,不少年轻一代不愿吃苦,情愿去工资较低但相对轻松的其他行业,因此导致整个行业人员流动性较大。而更多的专家则认为株洲服装行业招工难的问题将长期存在。

病症频发地三:深圳

症状详情:员工集体迁徙 用工单位欲哭无泪

今年上班第一天,深圳很多服饰企业的白领就已经忙着跳槽;而做裁工、车工等蓝领们则大量短缺。一家服饰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今年过完年开工情况比往年更不理想,年前便陆续有工人辞职回家,过完本周才能知道员工差多少,只有到时候再想办法。

其实从2007年开始,深圳服装企业就陆续开始遭遇招工难问题。“现在深圳缝纫工大量短缺。深圳服装行业技术亟待升级。”广东某服饰企业老总表达了自己的忧虑:深圳服装品牌升级了,但技术还没有升级,发展条件又不如江浙一带有吸引力。“服装行业是深圳的传统优势产业,但做缝纫工的人越来越少,许多工人情愿到手机等电子行业的流水线上做工人,不愿意当缝纫工。服装企业因为产业升级的问题很头痛,现在要早早解决。”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服装行业缝纫工在深圳一般能拿到2000元,多的可以拿到3000元到4000元。而在江苏一些县城,缝纫工能拿到3000~4000元,而且就在当地上班,深圳招不到缝纫工已经不是一件稀奇事了。

另一位服装企业的负责人认为,各地的工资待遇都在涨,工人不愿意再为多几百元“离乡背井”。这一说法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 “内地工资上涨导致沿海用工紧张,工资要比内地有竞争力才能招到工人。”事实上在深圳待遇好的工厂不存在招工难题,一家机械类工厂仅招30名工人创造了1000多万产值的利润,工人工资普遍上万,这样的工资远远高过内地的工厂,因此不存在用工难题;而用工难的往往是传统产业,技术含量不高,服装厂等工厂跳槽的工人特别多,导致用工荒现象越来越严重。

开出处方:良药苦口 多管齐下

面对招工难问题,服装行业首先必须做好挖掘劳动力资源优势的工作。比如,企业要加大内部管理,解决员工基本生活问题,做好后勤服务,让员工到企业,就有到自己家的感觉。

现在服装行业的工人是全面缺。服装行业分类很细,比如纯加工型企业缺操作工人;研发型企业缺样衣工、工艺员。服装企业缺工,不仅仅指一线生产工人,包括大学生也缺,比如营销人员、策划人员、采购人员都缺。如果说哪个企业单纯缺操作工人,那一定不是优秀企业。对于技工人群的紧缺,应该注重在职校、技校等专门技术方面的培养,而服装院校的专业一般都是设计类的,跟技术完全是两码事。

对于企业而言,应该严格遵照《劳动法》的规定,为工人上相关保险;同时,企业可以出台一些福利政策,比如3~5年企业为某些员工提供购车的方便,5~10年内提供购房的规划等,这些都有助于稳定员工。正如刚才叶秘书长所说,企业要为工人营造一个“家”的氛围,工人加入公司要有一种“当家作主”的感觉。这样,现在的工人才会带新工人进来,下一代也才愿意进来。

虽然制造是门技术活,但是我们也可以像国外一样把工人当成艺术家来看待。比如,一个裁缝在国外是设计师,但是在国内我们就称他为“做衣服的”。我们应该更加关注手工业者。

现在国内真正缺的是生产一线的技术工人。对于工艺,我们应该把它当成一门学科来研究,而不是简单地讲制作。而在工艺传承方面,要形成一个”师傅带徒弟,徒弟再带徒弟”的良性循环。

事实上,除了改善工人工作环境、提高待遇,以及人们自身改变择业观等方式之外,在招工方面的创新举措也值得考虑。比如,前不久,福建泉州市就召开了全国城际间工会就业维权联盟城市协作会议,30个城市工会与泉州市总工会签订劳务协作协议30份,拟推荐28000个员工来泉州就业。

面对新一轮的用工荒,企业、政府等各方必须齐心协力应对当前尴尬局面。面对劳动力资源趋紧的情况,其中加快转型升级步伐以及产业梯度转移是有效途径。受资源的影响,世界产业发展史无一例外都有梯度转移的过程。服装纺织业生产的梯度转移从欧洲到亚洲的日本、韩国,再到中国,发达国家在这种产能转移过程中,牢牢把贸易、研发、品牌抓在手里。有关资料显示,全球经济增长中,贸易性增长远高于制造业的增长。

淮南皮肤科哪家医院好

济南哪个医院看湿疹比较好

干细胞治疗无精症要花多少钱

银屑病患者运动需要注意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