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栗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无偿献血是一种公益别让互助献血变了味《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8:27:23 阅读: 来源:栗子厂家

我国《献血法》明确规定,“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国家提倡并指导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及社会互助献血”。但就是这样一项保障临床急救用血的政策措施,近年来却逐渐衍生出了一条通过血液谋私获利的产业链。由于背后的用血困境,面对这种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很多地方和部门往往充满无奈。

­  血头盯上大学生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非法利用互助献血的“市场”触角竟然已深深扎进各高校校园,作为无偿献血主力军的在校大学生,有很多已经转向“互助献血”,成为替血贩子牟利的“血人”。小杨就是北京市某高校的一名在校生,他在网络上的另一个身份是掌握着几十名“血人”的小血头。

­  近日,记者以在校大学生的身份,通过某招聘网站发布的兼职招聘信息,联系到一位自称某高校大学生的信息发布者。当记者表示希望通过献血挣取兼职费并告知所在学校后,对方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学校距离我太远,用血的时候跑一趟太麻烦,我给你小杨的电话,通州区的学生都找他。”

­  “出去干收银员辛苦一天才挣80元,献一次血就能挣200元~300元,哪有这个轻松,来钱快还不费劲。”在小杨的宿舍楼下,闲聊几句后小杨就直奔主题,开始动员记者加入兼职献血的队伍。“我献过两次血,我们有不少同学都献过血,这种招募信息也很多,有的贴在食堂,有的贴在宿舍,有的是做过的同学直接介绍。”小杨最推崇的是他的一位室友,“我最初就是室友介绍的,他现在已经是学校的一个‘头头’了,身边很多人跟着他献血,第一次组织献血挣了钱的时候,他回来请我们几个同学吃了顿大餐,别提多牛气了”。

­  小杨向记者展示了他手机上的各种“大学生兼职群”“大学生日结临时工”等网帖、QQ群及微信朋友圈,这些网络场所每天都在发布各式各样的招募“血人”的信息。小杨说,像他这样的大学生“血人”或血头,在高校的校园里大有人在,他们联系的上线几乎都是在各血站、血液中心蹲守的大血头,根据层级高低和贡献大小,从用血者支付的费用中按比例分钱。

­  在采访中,记者向几位曾经做过“血人”的大学生询问,为何不选择自发到献血车或血站无偿献血,对方的回答既令人吃惊但也在意料之中,“不管哪一种献血都是为了帮助别人,‘互助献血’还能得到一定的报酬,既帮了别人也没亏了自己”。

­  根源仍是临床用血紧张

­  “如果血库储备充足,完全能够满足临床用血需求,互助献血的市场也不会如此巨大。”某大型三甲医院输血科负责人表示,我国大部分地方的血库备血与临床用血之间存在不小的缺口,在备血不足的情况下,血库无法按照需求向医院调配血液,只能由医院发动患者亲友参加互助献血,来满足患者的用血需求。

­  一位地市级血液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2010年前后,全国血液采集量的增幅出现了断崖式的下降,甚至部分地区出现了绝对采集量的下降,这直接激活了各地互助献血在现实中的应用。“《献血法》《临床输血技术规范》等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都对互助献血有所规定,但都没有明确的具体实施规则。”该负责人表示,为保证临床用血,全国大多数地方一度推行了互助献血政策,但具体做法各不相同,有些地方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走样的情况。

­  专家表示,当一个城市的库存血量小于一定天数的用血量时,血液中心就会开始控制向各医院调配临床用血,具体天数因地而异,一般为5天~10天。在实行血液调配控制期间,如果某位患者组织亲友到血液中心献血,血液中心会定向针对该患者,向其所在医院优先调配合适的血液。

­  “随着近年来不时发生血荒蔓延,互助献血逐渐成了部分地区保障临床用血的‘救命稻草’,在有些医院,没有组织亲友进行互助献血的择期手术患者,择期就意味着延期。”一位血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还有网友爆料称,即使在有一定血液库存的情况下,有地方仍会要求患者组织亲友进行互助献血,未进行互助献血先行用血则需要按每100毫升血液880元的价格缴纳“互助金”,在两年内补充互助献血获得相关凭证后报销“互助金”。

­  “现实工作中确有困难”

­  “只要出现临床用血紧张,就可能出现不法分子从事血液买卖,但不论是卖血还是买血,都是违法行为。”上述血站工作人员表示,互助献血是法定的无偿献血形式之一,献血者和用血者之间应具备直接的亲友关系。然而,由于采供血机构及医疗机构缺乏对献血者与患者间“亲友关系”的严格核查制度,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大肆非法组织卖血,“而且在个别地方比较普遍”。

­  我国《刑法》规定,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暴力、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  事实上,由互助献血衍生出的种种乱象,早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今年4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关于2016年血液安全技术核查的通报》,明确要求各地加强互助献血管理,严格互助献血启动的条件、标准和范围,原则上仅在稀有血型和紧急情况下才能开展互助献血。开展互助献血的地区必须经省级卫生计生部门同意,并严格做好身份辨识;不能确保身份识别的地区、血站和医疗机构不得开展互助献血;对互助献血率较高地区的相关部门负责人进行诫勉谈话或通报批评,督促各地逐步降低互助献血比例,不得作为日常献血模式。《通报》同时指出,我国的互助献血率已由2015年的4.2%下降至3.2%,但比例仍然较高。

­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以非法组织卖血罪,批捕两名非法组织卖血的犯罪嫌疑人,而他们实施犯罪所打的旗号正是“互助献血”。周某曾为某医院住院护工,在工作中得知医院存在严重的季节性缺血问题,医疗用血需求量大,遂辞去护工工作,找到长期组织卖血的同伙赵某,开始联系卖血人员进行非法组织卖血活动。二人分工明确,周某负责在医院二层血液中心寻找需要用血的患者或其家属,与“客户”商定用血量及“好处费”标准;赵某则负责安排手下血头联系“血人”,并交代“血人”如何应对采血人员或医生的询问。卖血成功,周某从“客户”处收钱后,经由上线与下线之间逐级抽取现金提成。除此之外,还有专人负责在医院内发放卖血名片和小广告,有专人在医院与血站间传送互助献血单及献血证,有专人在大学生、外来务工者等人群中招募“血人”,所有不法勾当均以“互助献血”“义务献血”的名义进行。

­  “现实工作中确实有很多困难。”上述血站工作人员表示,对于互助献血者和用血者之间的亲友关系,很难严格核实查证,“有的大学生来的时候直接带着学生证,说是给自己的亲属献血,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选择相信他们的亲属关系;而且过于严苛也容易激发医患矛盾,之前也曾因身份质疑拒绝过互助献血,但用血者家属很快就到血站大闹了一通”。

成王败寇

1288彩票app

全民神仙(童话少年西游记)

兽人大陆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