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栗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史上最严入学年奥运宝宝冲击乍现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2:56 阅读: 来源:栗子厂家

北京小学一年级入学和在校人数资料

“揪心啊,我自己高考时也没这么紧张!”7月2日,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陈林请了一天假,在电脑前守了一整天,每隔半小时左右刷一次北京市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的页面,同时盯着网上家长群里的录取动态,手机就拿在手里,生怕错过学校的来电或者短信。

六岁的女儿“幼升小”(注:从幼儿园升入小学)赶上北京最严入学年,陈林如临大敌。孩子能不能被家附近的小学录取,对这个三口之家来说事关重大。

“当时千算万算要生个奥运宝宝,早知道入学这么难,就不凑这个热闹了!”陈林说。

在北京,凡入学就必须提供“五证”已不是新鲜事,但是每年的入学环境却还在加剧严峻,今年更是面临了来自三面的夹击:2008年生育高峰期的“奥运宝宝”进入学龄,而相应学位不能同速增长,更影响深远的是,北京刮起的收紧人口政策之风。

史上最严入学年

陈林不是唯一纠结的家长。7月2日,在一个有1200多名“幼升小”家长的论坛里,家长们焦急地互相打听着消息,偶尔有家长报喜称自己的孩子已被某小学录取,立刻引来一片欢呼和更多的焦虑。

家长黄女士称,今年幼升小太难了,往年亲戚朋友的孩子入学,还能挑好一些的学校,今年大家的预期普遍降低,孩子能有学上,就已经很高兴了。

2014年被称作北京“史上最严入学年”,从年初开始,紧张气氛就弥漫开来。先是北京市教委公布今年的改革:对于京籍学生,取消共建生,全面推行免试就近入学和划片入学。对于非京籍学生,北京市教委今年入学季以来先后三次强调随迁子女入学必须“五证”齐全。

对非京籍孩子入学要求提供“五证”,并不是一项新政策。所谓五证,包括适龄儿童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本人在京务工就业证明、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在京暂住证、在户籍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等相关材料。

今年的新变化除了北京市教委三令五申必须严格执行外,各区又在其上增添了内容不同的“地方政策”。这些加码的政策,让许多家长感到了明显的压力。

比如通州区要求,学生双方的家长都必须在本区内工作且在本区居住,仅此一条就把不少孩子排除在外。颜先生家住通州,夫妻俩都在朝阳区工作,六岁的儿子原打算入读家附近的一所小学,看到这项规定夫妻俩都慌了。

“急得我一夜没睡觉!这个规定实在是不合理,谁都知道,通州就是一睡城啊。我们小区很多人都不在这里工作。通州不让我们上,朝阳我们也不符合要求,孩子就给悬在这里了,你说怎么办?”颜先生很担心。

据几位家长介绍,朝阳区也有自己的政策,要求夫妻双方都必须有社保。这一条也难住了一部分单方或双方没有社保的家长。无奈之下,有些家庭采取假离婚的对策,孩子归有社保的一方抚养,于是就符合入学条件了。

北京幼升小论坛编辑唐纯介绍,朝阳区确实有家长因为一方没有社保而假离婚,甚至论坛里也有些家长想要跟风。不过后来朝阳区有了松动,对不满足这项要求的孩子给了二审的机会。但至于二审的结果如何,现在还不清楚。

陈林告诉本报记者,今年说起来跟往年一样也是要五证,但这五证其实是“5N证”。以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为例,如果是租房的,至少需要提供房屋租赁合同,房主身份证、房产证和一年以上的租房完税证明。不仅如此,西城区还特别要求,同一出租地址,只协调购房人直系子女入学一次。

根据本报记者的调查,许多家长为了取得房主的支持,主动替房东缴纳房屋租赁税。

“说白了,人家房东同意帮你孩子入学,能让你替他交税这都算是好的,好多房东根本不愿意惹这个麻烦。他房子租给谁不是租?”陈林说。

三面夹击

北京的幼升小历来都是一场大战,每年都能听到不少家长诉苦。今年之所以被称作“史上最严入学季”,有着多方面原因。

首先是适龄儿童数量相对多。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分析,由于北京市人口客观上的增加和“奥运宝宝”达到入学年龄,2014年幼升小人数明显增加。按规定,今年参加幼升小的孩子必须是2008年8月31日之前出生的,这就包括了2007年9月1日之后的金猪宝宝和2008年的部分奥运宝宝。根据北京市出生人口统计数据,2008年北京市出生人口(包含京籍和非京籍)超过17万人,其中京籍为8.1万人。

北京市教委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参加幼升小信息采集的孩子已经超过16万人。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北京今年的幼升小人数可能高达19万多。而2011年这一数据仅为11万人。

与需求相比,供给却相对不足。按照北京市2012年出台的《北京市中小学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2~2014年)》,预计将在两年时间内新建和扩改建200所中小学,提供16万个中小学学位。但目前来看,供需矛盾依然尖锐,尤其是那些教学质量相对较好的学校,更是竞争激烈。

今年西城区进步小学计划招4个班144人,但片内有房产且有户口的就有200多人。北京四中璞X学校计划招生100多人,报名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海淀区建华实验学校小学部计划招收280个一年级学生,报名人数却达到3000人。不少学校的报名现场出现了家长们带着折叠床和毛巾被连夜排队的场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本报记者表示,北京幼升小这么紧张跟10年前因为生源减少关闭了一批学校有关。2002年,北京市小学数量约在2000所;2013年,这一数据为1093所。而同期在校学生数量却大幅飙升,仅从2009年到2013年就增加了14万多人。

“今年学生人数是比较多,但这些孩子不是一天多起来的。作为教育主管部门,应该提前预见到这些变化,做好长远规划,现在看这些工作做得显然不到位。”熊丙奇说。

除了供需矛盾之外,对今年幼升小困局的另一个解读是北京要借提高入学门石家庄最好的牛皮癣医院槛来控制人口规模。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3年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达到2114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为802万。去年公布的《京津冀发展报告(2013)——承载力测度与对策》认为,北京市的人口数量已经超出承载力。

今年2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视察北京后明确提出五点建议,其中之一就是有效控制人口规模。

此后,北京市各领导都在不同场合强调要控制人口规模。但对于以何种方式有效控制北京人口,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

根据北京市教委的统计,2011年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已达约47.8万人,比2010年同期增长了4.4万人。这些孩子中约有70%进入北京市的公立学校就读,其余分流至各类民办学校。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信息,由于人口流动的原因,对随迁子女尤其是农民工子女的统计很难准确。根据打工之友等多家民间机构调查,2011年仅在京的农民工子女估计就达30万~40万人。

熊丙奇认为,北京不宜采取通过限制入学的手段来控制人口规模,这样一方面有违教育公平的理念,另一方面对全国其他城市也会有一个不良的示范效应。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学者分析,北京市这几年也确实在想办法增加教育资源的供给,包括实施《中小学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等,但对他们来说,棘手的是既要为符合条件的常住人口提供充足的教育资源,又要把握好政策制定的度,能够配合北京正在进行的人口规模控制,同时又不能引起太大的情绪反弹和社会不满。

“从长远看,要解决问题还是需要做到教育资源的均衡分布,其他地区与北京的教育资源差距太大的话,你再怎么限制,大家也会挤男性健康知识破脑袋要进来。”熊丙奇说。(作者:王羚)

宜春订制工服

张家口订制职业装

赣州定制工服

厦门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